安庆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至尊神武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话说九幽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6:14 编辑:笔名

至尊神武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话说九幽

陈恒对宓儿説的话皆是心里话,可他却没料到少‘女’听闻这一席话内心会产生的变化。-

他口口声声言説自己这一等人坚持的执着,不曾想忽略了言语之间对于宓儿的生疏。

“在你看来,我同其他圣人无异,都是没有感情的存在么?”少‘女’顿时语气萧索的叙説着。

陈恒能够从她忽然低沉下去的语气中听出几分惆怅,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不由一愣,遂追加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那你倒是説説,你是怎么个意思?”宓儿好像对此格外在意,很想听听陈恒会怎么解释。

陈恒的确没想到少‘女’在这件事上格外敏感,事实上,若是他多在意少‘女’几分的话,便不会説出那样的话。

説到底,他打心眼里觉得,像宓儿这种圣人般的存在,应该不会有太多正常人类的情绪,或者説感‘性’!

可事实恰恰相反,宓儿不同于天帝,更不同于三清,她是独一无二的!

念及于此,陈恒咬了咬牙,旋即叹息道:“对不起,是我不会説话,但我真的没有拿你当外人。柔儿师姐也好,林昊也罢,他们都是我生命中在乎的人,他们一旦出事,我没有办法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説到这,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咬牙道:“如果是你发生这种事,哪怕死,我也会刨根追底的!”

此话一出,少‘女’的神识于陈恒脑海中‘荡’了‘荡’,似乎被他如此一番话説的有所动容,过了一会,宓儿才恢复正常,轻笑道:

“听你这么説,我倒是好受了些,希望你不是在哄我开心吧!”

话音刚落,陈恒本想再説几句自己当然不是在哄你开心之类的话,可转念一想,仿佛觉得这种故作解释的行为来的有些热情过头。想到与少‘女’之间朦胧的关系,他倒是不好再开口説些什么了。

而宓儿也没有继续纠缠于这个话题,没多久,又是轻声道:“其实我只是怕你出事,你是我认识的人当中,为数不多能够坚持本心的家伙,我也衷心希望你能在自己喜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尽量少冒险。”

或许这才是少‘女’的心里话,陈恒听了,感动之余,又觉得自己十分幸运,能够遇上宓儿,真的是一种福气吧!

时间就这样一diǎn一diǎn的流逝,藏身于不见天日的黑暗岩‘洞’中,陈恒虽然不知外面天‘色’,却也在掐算时间。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行为很不妥,若是到了傍晚时分,情况还没有改变的话,他也不会再坚持下去。

凡事需尽心尽力,也要审时度势,他从来不是一个易冲动的家伙。在此危机四伏的‘洞’内蛰伏至黄昏,是他给林昊最大的‘交’代。

为了他的一线生机,他几乎把自己的命都托付了出去,就看老天爷长不长眼了!

而便是这段等待的时间内,陈恒其实还放不下一件事,那便是先前探索的八个‘洞’口内带给他的死亡气息。

那八种分别侵扰他身心的九幽气息,缘来究竟是何,了解一下,或许有利于他待会可能要面对的存在!

想起便问,陈恒对这diǎn倒是丝毫不介意暴‘露’自己的短见,旋即就出声道:“宓儿,能跟我讲讲九幽么?”

话音刚落,宓儿沉默了一会,好像没料到他会突然提问这茬。不过对于九幽,她知晓的肯定比陈恒来的多!略一思忖,她接着开口道:

“要説九幽,历史可长了去,我没有办法跟你讲解太多,只能从历代的演变中与你诉説个大概,”

“嗯,你説,我听着!”

能了解大概,已经是陈恒自身所不能设想的了,他自然不会要求太多。

“九幽之説,大多指的是碧落黄泉,一般是指最低处,是和仙界是对应的。天有九重天、地亦有九重地。”

宓儿一旦讲解起玄学来,必然是言简意赅的,陈恒听的十分认真,不愿意错过一字一句,只因少‘女’之説,字字珠玑!

“九字在数中最尊贵,所以有‘极限’之意,故而九幽是指地底最深最深处,形容极高和极低的地方,而地有九重,因而泛称‘九幽’,这里面其实还涉及着关于背‘阴’山的传説。”

“背‘阴’山?”

乍然从少‘女’嘴中听闻这个名词,陈恒瞳孔微缩,不由出声道。

因为这背‘阴’山他倒不是第一次听过,各类奇书记载中,都有关于背‘阴’山的记录,甚至在民间,它带给百姓的影响力是十分深重的!

这一切,只因背‘阴’山乃是丹道学讲的“虚危‘穴’”或“虚危山”!

这丹道学,端的就是玄妙深奥,陈恒早先有过涉及,知这虚危山是纯‘阴’无阳之地。

其山不生草,峰不‘插’天,岭不行客,‘洞’不纳云,涧不流水!

不过他还真不知晓背‘阴’山与九幽之间有什么联系,内心充满疑问间,只听少‘女’缓缓道来:“我估计你所听闻的背‘阴’山大多都是丹道之讲,而真正的背‘阴’山所指的却是‘阴’山背后!所谓背‘阴’山只是婉约的説法!”

“‘阴’山背后又是什么?”陈恒睁大了眼睛,初闻这种説法,不由觉得惊奇,宓儿倒是没有故‘弄’玄虚,接着便一语道破天机:

“‘阴’山背后有二九一十八座地狱,仙界统称森罗殿,世间万物都要经过森罗殿的审判,才决定生死转轮,而‘阴’山背后乃是九幽,这便是它与九幽之间的联系。”

“就是説,这背‘阴’山乃是地狱的入口?”陈恒听闻少‘女’言,当即感到不可置信。

只是提到这万象森罗阎王殿,陈恒又不免生出更多的疑问。早前宓儿就与他谈论过六道轮回,那时,他知晓了天道圣人一手‘操’控众生命运的説法,而这森罗殿也就是地狱道,乃是轮回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

那么九幽,也是天道圣人遗留下来的手笔之一么?

对于他的这diǎn疑‘惑’,宓儿感知后却是嗤之以鼻道:“你太高看天道圣人了。没错,三清是指定了轮回,可他们真正能完全掌控的也仅仅是六道之一的天道,而地狱道是六道内最为特殊的一道,不归天道管!”

“这么説来,地狱道是独立的?那为何十殿阎罗名义上都听天庭的?”陈恒更加不解,面对他的误解,宓儿紧接着叹了口气:

“你错的离谱,难道是我当初讲的不够明白么?还是你自己糊涂对号入座了?六道皆是独立的,我之所以説天道圣人‘操’盘轮回,是因为六道服从三清的规划,可服从不代表绝对臣服,只能説利益纠葛而已!”

“利益?三清‘操’盘轮回,对其他各道又有什么利益呢?”陈恒‘迷’糊不已,总觉得听了少‘女’一席话,不懂之处比懂的地方更多起来。

而宓儿也是耐着‘性’子紧接着讲解道:

“有些利益大过天,并不是谁都能看到的。至少三清‘操’盘的轮回命运,对地狱道是有益的。若没有天道制衡,地狱道只会一团糟,地狱道一旦不得安宁,那其余六道更别想独善其身,三界天平皆在于此内!”

一语甫毕,陈恒似懂非懂。

懂的是,或许地狱道最初并不能有效管理自身所辖的地盘,洪荒时代,不是有过百鬼夜行的传説么?而后由天道介入,三清制定天庭帮助十殿阎罗恢复秩序,这才有了服从的法则。

可他不懂的却是,这一切又跟此地的九幽之气又何关系?难道他们身处的这岩‘洞’,还是‘阴’曹地府不成?这显然不可能!

不谈这里是仙界的地盘,属于九重天之上。那位于九重地之下的九幽显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这或许也是宓儿先前言论説不通的症结所在!

只是,会这么想的陈恒其实还是处于一个大大的误区。正好比他眼下无法‘洞’晓此地是何物存在的‘洞’府,存留于此‘洞’内的九幽之气其实又非‘阴’山背后的九幽!

对于这diǎn,还得宓儿娓娓道来:“仙界有五方天帝,古称碧落五霞

。东南西北中,每一道日升掠过的霞光,代表一轮天帝的‘色’彩。而九幽之下,亦有五方鬼帝,他们不出世,却凌驾于阎王之上,乃九幽诸神!”

“九幽诸神?”

陈恒闻言再一次震惊的无以复加,以往他只知道十八殿阎罗,乃是主宰地狱的至高存在。可当年被猴头那么一闹,这在寻常百姓眼中已是死亡象征的惊惧存在,却成了xiǎo丑一般的角‘色’,故而他从没正视过!

直到少‘女’扯出了这么一个九幽诸神,他才能感受到自己的无知渺xiǎo。

光从这四个字听上去,就已然十分了不得,九幽之下,能被称为神的鬼帝,又具有何等滔天大能?他是想都不敢想,只是又惊奇又惶恐。

“别大惊xiǎo怪的,对于老一辈的仙人来説,九幽诸神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即便他们终年不现人世,甚至民间也罕有传説。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这么跟你説吧,往往某些你叫不出名字的大神才是真正的通天大能!”

少‘女’语气平静的説道,即便道破的乃是道家万年不传的秘辛,她反而表现的格外镇定。

似乎打从心眼里就没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可陈恒却做不到她这般心如止水,本来只想知道九幽的缘来,这下倒好了!诸神都出来了!接下来,是不是又该谈论诸神的黄昏了?

他万万想不到,自己随便冒出来的想法,却是与历史惊人的相似。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联系电话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电话号码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值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