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狗娃儿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4:04 编辑:笔名

三家子村三面环山,其实也就十几户人家,因原来只有三户人家在此落户而得名。

村里人赶到时,大火早已将年久失修的土坯房烧塌了,破碎的窗前用棉被裹着的娃儿揪心地啼哭着,她就是狗娃儿,刚2岁。棉被旁大黄惊恐地汪汪个不停,从它背上一片片焦糊的毛发不难看出他和狗娃一样都是这场灾难的幸运儿。

一天后,村长带领着几个村民草草地安葬了狗娃的父母。如此草率地安葬是有其原因的,狗娃家是外来户,两年前来到此地,并在村子边一个废弃的土坯房里安了家,其它的信息便无人知晓了。

“大全你家娘们儿不能生,你收养了吧。”

“我要也要个带把儿的,女娃子也不能养老送终。”

“愣子,这娃太可怜了,要不咱们——”

二愣子立即骂道:“滚回去你这个败家娘们儿!都晌儿了,还不回去喂猪。”

“咦!这孩子的腿好像有些肿,用不用去看看?”

“山里的娃子哪有那么娇气的,过几天自然就好了。”

……

村长走了十几里山路,垂头丧气地抱着狗娃儿从镇里的民政部门赶回后,村里的大喇叭就喊了起来:“各家各户注意了,这娃儿……

大黄似乎继承了忠诚的优良传统,在村里人“忽略”狗娃的时候,大黄总是陪伴在狗娃的左右,甚至担当起一个类似于母亲的职责来,时常会看见狗娃附在大黄的身下吸吮着大黄干瘪的 ,大黄对狗娃的动作表现得极为宽容,甚至有时候还改变着自己的姿势极力地配合着狗娃儿。经常也会看见狗娃在拉粑粑后,大黄总会把现场打扫得干干净净,甚至连狗娃的屁蛋儿大黄都会竭尽全力用舌头帮狗娃梳理得油光锃亮、一尘不染。

狗娃儿5岁时还不会直立行走,口腔里只会含糊地叫出一个“妈”字、洪亮地叫出一声“汪”而已。时常会看见狗娃儿穿着脏兮兮的开裆裤在村里十几户人家之间迂回地爬着。

“狗娃儿快叫妈,给你糖吃。”调皮的孩子把狗娃旁边的大黄拉扯到狗娃的面前。

“狗娃儿今天不许上我家要吃的,听见没有。”狗娃的耳朵被扯得火辣辣的。

“狗娃汪一个,我们就带你玩。”狗娃的眼神似乎闪了一下,“汪——汪。”狗娃用一知半解的眼神目送着那群哄笑远去的孩子。

……

“娘,看狗娃把我咬的。”村长家的三小儿边蹭着嘴边的大鼻涕边给娘亲展示着自己小腿上还在流血不止的伤口。

村长家的那夜没有了以往的安静,伴随着三儿时有时无的哭泣声村长两口子从傍晚一直吵到半夜,好象是因为三儿娘要替孩子报仇、又好象是因为小三儿用不用打狂犬预苗的事儿而争吵。

第二天,狗娃带着淤青的脸儿和大黄一起被村长送到了镇里的敬老院。让村长没想到的是不管哪次送走后,几天后大黄和狗娃都能轻车熟路地返回到三家子村。狗娃变了,变的不仅仅是她那凶巴巴的眼神,改变的还有见到人后就首先呲牙汪汪地打起“招呼”来。

村里张三家的孩子被狗娃吓哭了、李四家的孩子也被吓哭了、村长家的三小儿再次被狗娃咬了……

村民听从了村长老婆的建议,在村边狗娃家“祖屋”的原址上为狗娃搭建了一间一人多高的新房。虽然新房没有村长家的雄伟、漂亮,但对于狗娃来说已经足够了,从狗娃眼角少有的湿润就能看得出狗娃似乎很感动、很满足。狗娃有家了,睡觉也香了。狗娃偶尔还会在梦里梦见爸爸,虽然梦里爸爸的脸他总是看不清楚,但是狗娃可以肯定的是爸爸身上的毛比大黄的还要有光泽。

日子过的好快,转眼狗娃都已11岁了。

三家子这个祥和的村庄笼罩在秋雨绵绵的日子里。

“狗娃你个狗日的,大晌午地满村子乱叫个啥。又犯老毛病了。”狗娃仍在叫、时不时地朝着后山叫、撕扯着村长裤管声嘶力竭地叫。“狗日的,你还想咬我不成。”伴随着话语狗娃的屁股上狠很挨了两脚,狗娃嗷的一声一瘸一拐地跑掉了。村长轻蔑的嘴角定格在他回头看向后山的一瞬间……

“不——不——不好了,后山要垮了,快点跑啊!!!”

……

当天省台的晚间新闻播报了三家子村山体滑坡事故:今日下午1时12分我市XX县三家子村因多日来的秋雨造成大面积山体滑坡事故,经过……电视画面上三家子村村长笨拙地对着记者手中的麦克风高昂地说道:“因——因这段时间秋雨不断,我村提前做好了各项预防工作……全村17户、56人无一伤亡……

此时在三家子村的废墟上大黄正在东闻闻、西嗅嗅地寻找着什么……

共 16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狗通人性,吃狗奶长大的狗娃人性更不会消失,是狗娃救了全村人。人们过去对狗娃只是嘲笑、是看不起,以后又会怎样呢?小说通过这样一个故事,揭露了人性中不和谐的一面,与狗性对比,似又有难言之隐。【编辑 云台文经】

嘉峪关治疗白斑的医院
铜川治疗男科医院
白银好的白癜风医院
嘉峪关治疗白癫风医院
铜川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