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今朝小说大赛图书馆女孩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35:40 编辑:笔名

桌上静静地躺着一本摊开的书,它正独自享受着阳光浴。它的上面放着一张写有字的小纸条。看字体是个女孩写的。  现在这张字条正被一个男孩拿着,他左思右想,都想不通纸条的主人是谁?是她吗?他抬头看坐在对面的短发女孩,她正发着短信,没多久她就抱起书本向外走去。看来不是她,因为她看上去似乎刚和男朋友吵完架。那是她吗?他转而看向斜对面的长发女孩。应该也不是她,打从他一进门就见她一直埋首于书本中,从未抬过头。那会是谁?难道是她?斜对面女孩后面的那个女孩?他的心开始怦怦跳个不停,她是他喜欢的类型。而且他一进门第一个冲他微笑的人就是她。他本想上前同她打个招呼的,可是又怕自己的唐突会吓着她。他在图书馆的一个下午就在琢磨着去或不去,该或不该,这书上的字似乎长了腿,都跑走了。他见她收拾东西起身他也连忙收好书本步她后尘而去。  是幸运的吧,所以刚一出图书馆们就下雨,令他有机会可以和她站在一起。他扭头看向她,她对于这场雨似乎并没透露出一点厌恶来,反而是欢喜的。在他的眼中,即使她的一个小小动作,都令他觉得那么可爱,就像个孩子一样。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开始喜欢上这个女孩,他真的很想过去和她打个招呼,可在半路出现程咬金后,他怯步了,原来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他就这么看着她和他的离去,此时的雨正是他心里最好的写照,他有种失恋的感觉。  此刻一把雨伞出现在他面前,扭头,是个漂亮但不足以令他心动的女孩,不过她的微笑很温暖。  “拿去吧。”  “谢谢。”他接过手里的伞向她道谢,打开,离去。    接下来的几天,他一旦出现在图书馆,纸条就会如约而至。他拿着纸条,左看右看,依旧猜不透字条的主人是谁?不过却让他发现了一个秘密,那个男孩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此时,他愤怒的站起,然后走向那个男生面前,特别解气的狠狠揍了他一顿。然,事实又绝非这样,他是站了起来,是走到他旁边了,是伸出了一只手,但他并没有揍向他,而是捡起他们掉落的书,“同学,你的书掉了。”  “谢谢。”  他点下头,继续向前走到书架前,寻找自己需要的书。他一边寻找着一边想,我刚才就应该要好好揍他一顿,放着这么好的女朋友不要,却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但是看他的身材,他又问自己,你真的能打得过他?你的身板就跟一块薄木板似的。他暗自庆幸自己没出手,不然这样做太失身份。他拿着找到的书来到借阅台前,刷条码的是之前借伞给他的女孩。他看见她突然响起那把伞还在自己寝室,“那把伞……”  “没关系,等你记得了再还也不迟。”  “嗯,那好吧。”他从女孩手里接过书本,“谢谢。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你也很帅。”她依旧冲他微笑。待他走后继续为他后面的借阅者刷条码。  他从图书馆出来,感觉肚子有点饿,于是又转道去附近的餐厅吃饭。在那里,他又遇见了她,在图书馆斜对面后面的女孩。今天的她把绑着的头发放了下来,看上去比绑起来时多了几分忧郁。是因为男朋友的关系吗?他想过去安慰她,可是自己应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呢?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很好的借口。他看向此刻的她趴在桌上,肩膀一起一伏的,她哭了。他向服务生要了杯水,又从口袋里拿出纸巾,起身走到她面前,坐下,把杯子放在她前面,“哭了这么久,眼泪也会口渴的。”  她抬起头疑惑地看向他,“你?”  他把纸巾递给她,“是为了男朋友吧。”  “我才不会因为他而哭呢。”女孩接过纸巾擦了下眼睛,喝口水,“他不值得我哭。”  “能这么说,就代表你已经没事了。”  “是的。”她机械地回答着,又问,“你就是这样同别人搭讪的吗?”  “什么?”她一下子说中他心中所想,倒让他开始变得窘迫起来,“没……没……我没有想搭讪的意思。我……”  女孩看向他,“得了吧,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过还是谢谢你。”她冲他嫣然一笑,他已经迷醉在她的笑容中,见她起身要走,连忙起身,问,“你住在哪里?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我家很近。再见。”她就像躲瘟疫一样躲开他。但当她看见男朋友和一个女孩一起走进来,她又伸手挽住旁边的他。他看她,她看他,他又看他,四个人,两对男女,四双眼睛传递着彼此都懂的内容。时间也在这一瞬间定格不动。  “麻烦,请让让!”一个声音打破僵局,他们仿佛又重新被上了发条一样,含笑,点头,离开,落座。  餐厅外,她松开他的手臂,冲他微笑,“刚才对不起但也谢谢你。”  “那你是在跟我道歉呢,还是在跟我道谢?”  “都有吧。”她伸手招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留下还没来得及问她名字的他。    眨眼又是几天过去,他每天除了在家睡觉外就是去图书馆查资料。这是他的生活,至少目前是这样,以后不好说。或许会有个女朋友吧,想到女朋友,他的脑海中又现出那个在餐厅哭泣的女孩。或许会像现在的上班族一样过上朝九晚五的日子,也会有妻子和孩子的相伴,想到这,他的脑海中又蹦出餐厅里那个哭泣的女孩。不对不是蹦出来的,而是实打实的出现。原来,这个图书馆女孩这么真切地坐在自己面前。她如他一样感意外,“原来是你!”惊喜换做他人的侧目,二人连忙做着等下一起去外面的动作。  他起身去到借阅台,刷条码的还是借雨伞给他的女孩,他叫她图书馆女孩二号,把坐在自己对面的称作图书馆女孩一号。他从二号手里接过书时还不忘看向一号,一号也正看着他。他感觉老天开始青睐自己,让自己有机会去追一号。对于出现在书本里的纸条他已经完全不在意,有时甚至害怕让一号看见这张纸条。当他藏起纸条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个犯错的孩子,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已经背叛了她,看她的眼神也从原来的从容不迫变得忽闪不定。  “怎么了?在藏什么呢?”  “没……没……什么。”他迅速把纸条放进口袋里,尔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站起,问,“怎么样,可以走了吗?”  “嗯。”她点点头。  “那我们走吧。”他口袋里的字条像一只手在挠他的手心令他浑身不自在。他摸了下肚子,问,“肚子饿吗?”  “是有点。”  “那我们去吃饭吧。”说着他转了下方向,一起走进他和她第一次相识的餐馆。其实他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好让自己不去想纸条的事。  在餐厅里,他看着她吃。自己面前的饭倒没怎么吃。她抬头,问,“你怎么不吃?”  “我也在吃啊,你看。”他边说边夹起碗里的菜。  “你这人可真奇怪,只有女生会减肥,难道你也想减肥?”  “呵呵,兴许吧。”他把一盘菜推到她面前,“那你减肥吗?”  “不减。”她见他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立即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连忙说,“我是吃不胖,所以就不减。而且,我觉得身材只要匀称就好,最重要的还是健康。我们又不是明星,对吧。”  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他当即点点头。于是俩人就这么相互聊着,对彼此的了解也在逐渐加深中……    眨眼已经一个星期过去。这几天他除了在家看书,就是和一号约会,生活似乎回到了正常状态。有天,朋友的一个电话突令然他有种和外界脱轨的感觉。是啊,自己有多久没和朋友们聚会了。好,趁着这次大好时机,我就把她介绍给他们。于是,他答应完朋友的邀约后马不停蹄的马上打电话给一号,说是不管多重要的约会都立刻推掉,他要带她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  挂掉电话,他想想又不对。她这么漂亮,自己不马上去她家的话,恐怕她就要飞走了。想想都有点害怕,他赶紧出门打的去她家,但她的家在哪,他完全不知道。在他的记忆里,她的家应该就在这,可是下车后打听,人们都告诉他,这里没这个人。图书馆一号女,是个不存在的人?还是她用的是假名?想到这些,都令他后脊梁凉飕飕的。  他转身发现图书馆一号女正和已经分手的男朋友手拉着手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他当即血冲脑门,想要冲上去揍人。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再怎么说,她也还没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不是吗?  “嗨。”他极有风度地同她和他打招呼。她和他同时看向他,三个人又像当初在餐厅相遇时一样,然,心境与彼时截然不同。  “他是……”  “我知道,也明白。祝你们幸福。”他说完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离开。他在心中暗自替自己叫好,就该这样,这才是风度。他很奇怪,没了她反而倍感轻松。  生活又重新回到原来的状态,而纸条仍然存在。现在他看见纸条不再害怕,反而觉得有点亲切。他再看图书馆二号女时,忽然发现她其实也蛮好看的。但是这个这张纸条是谁留下的,他仍旧没有半点头绪。不过他想,一定不会是一号女写的,因为当初她和自己在一起时根本就不用写纸条,但纸条依旧会出现在本子里。可见一号女完全可以排除在外。  他手里拿着一本书走到图书馆二号女面前,把书交给她。她接过书,一边刷条码一边说,“挑到好书了?”  “对,挑到了。”他冲她笑了下。她也对莞尔一笑,他觉得她的笑容里多了许多内容。他从她手里接过书后,觉得纸条上的字和她这个人完完全全对上号。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几天。有天下午,他从图书馆出来,但没见着图书馆二号女。他以为今天肯定见不着了,心里头居然开始想念她了,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开始?他转道走进图书馆附近的餐厅。在那里居然让他碰见她,只不过她和朋友一起出来,而他则刚好进去。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在你觉得已经有点头绪的时候,才发现那只不过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始。爱情也是这样,当你发现开始想念某人时,却在你面前出现两条路,向左还是向右?又或是一路向前直到无路可走,也无路可退。现在的他就到了岔路口,下步应该要怎么走,他看着方向迈腿过去。  他刚一落坐,就有服务员前来问,“先生要吃点什么吗?”  他猛地起身,抓住她的手,“原来是你!”  他的举动吓坏了她也引来了老板。  老板问他,“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女孩见到老板,连忙躲到老板身后,寻求老板的庇佑。  “没什么问题,只是我看见她的笔迹令我想起我的那几张纸条。”他见老板不是很明白自己所说的话,于是拿出纸条和她所写的字,两厢一比较,立马就发现这是同一个人写的字。老板看看女孩,用手语问她,是你写的吗?  女孩忽闪着大眼睛,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老板让她回去,自己却坐在了他的面前,问他,“想不想听她的故事?”  “她的故事?”他大感疑惑,没有哪个人会这么主动地要给自己讲有关一个女孩的故事。他看着他,从他眼神里他看到的是肯定的答案。他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听老板诉说关于这个女孩的故事。  原来女孩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在10岁那年她因发高烧而误打抗生素导致两耳失聪,从而变成现在这样。从10岁到现在,13年的岁月里,她的世界都是无声的。长大后的她喜欢去图书馆,进而在那里做兼职的书本整理员。经她手的书本都会在扉页夹上一张纸条。她希望透过纸条可以和人交流,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在意一张不显眼的小纸条,除了他。  他就这么走进了她的视野,可是她觉得自己是个哑巴根本就配不上他,于是就算关心、就算喜欢也只能默默地、偷偷地,只要看见他开心,她就会开心。她看着他因为自己的纸条而变得像个犯错的小孩不知所措时,她觉得这一切都应该是自己的错,她想结束,但心却不让她结束,于是就这样继续着直到被他发现为止。  “如果,她的纸条打扰到你正常生活的话,我替她向你道歉。”老板说的真诚不容许拒绝的理由。他连忙回答,“没关系的。”他从没想到过在自己一直寻找的过程里居然还有一个人这么关心着自己。不是爱情没来过,只是爱情就像个调皮的孩子,它喜欢和你玩捉迷藏。当他再次触及她的目光时,她的眼神依旧是胆怯的。他在点菜单上写道:“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们做朋友吧。”  她看着他写完这一句话,脸上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看见他肯定的眼神,她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嘴角有两个梨涡,刚好衬托出她白皙的肌肤。她看着他逐渐走远,在别人的打趣声中悄然退下…… 共 461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老公身患加重不射精症怎么治疗呢?
黑龙江最好的专治男科研究院
预防

上一篇:其实很简单

下一篇:夜雨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