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在浴室里身份都搞错了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18:05 编辑:笔名

在那不勒斯,这座非常古老的城市,而且是像意大利任何别的城市一样令人快乐的城市(要是说不是更加令人快乐的话),在这里曾经有一位年轻人,他不但有着非常显赫的贵族血统出身,而且也是著名的财富超人,他的名字叫做里奇亚尔多.米努托罗。尽管他有一位妻子,不但非常漂亮而且是一位极其可爱的年轻女士,可是他还是爱上了另外的一位女子,这位女子,按照一般普通人的看法,其美丽要远远胜过那不勒斯这里任何别的女士。她的名字叫作卡缇拉,她是另外一位具有差不多身份地位的年轻绅士的妻子,这个人名叫费里皮罗.西格赫诺尔费。作为一个具有极高道德修养的女士,她当然是深爱着费里皮罗并视他为一切男子之中最可爱的人的。  那么,里奇亚尔多,既然爱上了卡缇拉,就施展了许多超常的手段,一般来说这样的手段是可以获得一位女士的爱慕或者青睐的了;然而尽管如此他的百般努力还是不能满足自己的这份渴望。这样就让他几乎达到了十分绝望的程度;而且不知道究竟如何(或者说简直是根本不可能)让自己压抑内心的这份情感,他深深地感到了生不如死、简直白白地活在这个世上。  由于深陷这种悲惨境遇而不能自拔,可巧的是有一天他的几位亲属之中的女士们,竭力敦促他放弃这份无望的感情,不能眼看着他就这么一天一天白白憔悴下去,因为卡缇拉除了她的费里皮罗以外根本就不把他当回事儿,对于他来说她真是悉心地严加防护,以致在她的幻觉之中天空中飞过的任何一只鸟儿都会把他从自己的身边掠走。听到她们这么谈起卡缇拉的嫉妒之心,里奇亚尔多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如何可以达成心愿了。这样他就开始假装自己再也不对她的爱怀有什么奢望了,并且因而好像已经把目标转移到另外一位女士的身上,为了赢得她的爱,他就开始在表面上竭力展示一个骑士的马上技艺,以及一切他曾经为了卡缇拉的缘故而所做的事情。他这么做过了没有很长的时间,这个时候那不勒斯人里面的大多数,甚至包括卡缇拉本人,就都确信他不再爱着她了,而是全心全意地在热爱着这第二位女士。他依然是坚持着这般做法,直到不但别的人们都对此坚信不疑了,就是在卡缇拉本人来说,她也不再坚持自己先前对他的那种矜持的态度了,由于他对自己的那份爱的缘故,这样无论什么时候每当他们会面的时候,她都会以一位非常熟悉的邻居的方式主动跟他打招呼,就像她跟每一位别的男士那样。  这时恰好天气也在一天天转热,有许多成群结队的女士们和男士们,按照那不勒斯当地的风俗,纷纷到海边去纳凉,到那儿去聚餐吃午饭;而此时的里奇亚尔多,获悉卡缇拉已经带着她圈内的一些朋友们到那儿去了,就带上他的一些伙伴们也去了那同一个地方,并且受到了卡缇拉这个女士团体的热情接纳,而且是在她们的盛情劝说之下才这么做的,好像他内心里面根本就不想呆在这儿一样。这些女士们以及卡缇拉就开始拿他新的爱人跟他开玩笑,而他,假装对此非常恼火,宁愿授她们以柄让她们尽情嘲笑自己。  过了一会儿之后,这些位女士们就东一个西一个地四处漫游开来,这样的情景在这样的地方是很常见的,而卡缇拉则跟另外的数位女士被留在了这里,这时里奇亚尔多就半开玩笑地暗示费里皮罗也有一些情事,矛头直指她的这位丈夫本人。对此卡缇拉立即就表现出很重的嫉妒之心,并且开始在心里面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其中实情。最终,在竭力隐忍了一会儿之后再也把持不住了,她就乞求里奇亚尔多,看在他最心爱的那位女士的份上,请详细给她解释一下他所说的这些关于费里皮罗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此里奇亚尔多说道,“你是以这样一个人的名义提出这个要求的,对此我不敢拒绝你的这份请求;因而我准备要告诉你这一切,前提条件是你要保证我决不会吐露一个字,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别的任何人,直到你自己亲眼所见我所告诉你的都是实情。而要是这就是你的要求的话,我就会告诉你如何发现这件事情的证据所在。”  这位女士答应了他的这个前提条件,并且保证说自己决不会泄露他所告诉她的一切,并且非常相信他所说的都是实情。这时,带着她一起到了旁边一个非常荒僻的处所之后,以免他们的谈话被别的什么人听到,他就开始说出了下面的一番话:  “尊敬的女士,如果我现在爱你还像先前一样的话,那么我根本就不敢告诉你任何事情,因为我觉得这样会让你感到恼怒;可是由于这份爱情已经离我而去了,那么我也就不再担心把整个实情透露给你。我一点都不知道费里皮罗是否因为我对你的爱而感到烦扰,或者说曾经相信你也是爱着我的。无论他的心里面是怎么认为的,他却从来没有对我表示过任何有关的态度。但是现在,或许是认为已经等到了一个合适的时机觉得我不再对他有所疑惧了,好像他现在已经想要做出恐怕我先前对他所做的事情了:我的意思是指他要在我的妻子身上取乐。我发现他在过去的这段时间之中一直在用各种各样的信息秘密骚扰我的妻子,有关这一切她已经早都告诉我了,而她也在我的指导之下做出了回应。然而,就在今天早晨,在我来这里之前,我发现在我自己的家中,正在跟我妻子进行认真谈话的,是一个我立即就认出来的女人,这样我就把我的妻子叫过来,询问她这个可以的女人来此何干。‘她是代替费里皮罗前来纠缠我的,’我的妻子回答说,‘那个人的所作所为都是你招揽给我的,是你让我回答他的信息而激起了他的念头的,她说他想要知道我心里到底想怎么办,还说要是我愿意的话,他就要在这座城里的一间浴室之中安排我们秘密会见。他一再乞求着想要诱使我前去跟他见面;而要是你,不知到底是为了什么不可理喻的原因,没有迫使我跟他保持这样的联系的话,我早就已经跟他彻底隔绝关系了,让他再也不敢对我有什么企图了。’听到这里我觉得这件事情简直太离谱了,对此也再难以容忍下去了;而我认为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这样你就会了解他究竟是如何报答你的,为了你先前曾经几乎把我逼到死的那份忠贞。或许你会认为我现在告诉你的这一切只不过是瞎扯的空话,可是只要你愿意的话你可以亲自去看一看亲身感觉一下。我已经让我的妻子回答了那个女人,就是为了费里皮罗的意思而来的那个女人,说她准备在明天下午的时候到浴室里去,当那里的每个人都睡着了的时候。听到这个回答那个女人就离开了,看上去极其高兴的样子。现在我猜着你不会相信我会把我的妻子派到那里去的;可要是我身处于你的地位的话,我就会安排他到那里去,见到的是你而不是他所想望的那个女子,这样在他见到你的时候,你就会让他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人,让他得到应有的嘲讽。从而以这种方式,你可以达到羞辱他的目的,这样也就一举两得,不但报复了他计划对你所施行的伤害,同样也报复了我所遭受的耻辱。”  卡缇拉,听到这套瞎话后,根本也不想一想这是什么人在讲这个故事,或者说稍微猜测一下这是一种花招,立即就相信了他所说的这番话,就像一切怀有嫉妒心的人会做的那样,就开始把最近的一些事故跟他所告诉自己的这些话联系起来。接着,突然之间怒气冲冲起来,她就回答说自己肯定会按照他的指点这么做的——这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而要是费里皮罗真的到浴室里去的话,那么她就可以好好羞辱他一番了,让他接下来的这半辈子都记得这件事,每当他再遇见一位女子的话。里奇亚尔多,为此简直太高兴了,觉得自己的这个计谋真的是不错,很容易地就获得了成功,又说了许多话让她坚定她的这个想法,编造了许多瞎话让她确定心里的意图,还想方设法迫使她不要透露她是从他这里听到这一切的。对此她答应一定会保守这个秘密。  第二天一早,里奇亚尔多就去见那位体面的女子,就是他对卡缇拉提到的那间浴室的女老板,告诉了她自己计划做的这一切,让她尽其所能地帮助自己加以实施。这位体面的女子,由于对他欠了几个人情,就回答说她愿意加以帮助,同意按照他所吩咐的去说去做。在她的所有房屋设施之中有一间很黑的屋子,这里没有任何一扇可以透进光亮的窗户。她就把这间卧室收拾就绪,在这里安排下了一架床榻,尽量布置得华美一些,而就是在这铺床上,当里奇亚尔多刚刚吃过午饭之后,他就躺了下来,在这里等待着卡缇拉。  而她,听到了里奇亚尔多的那些话后,完全不加考虑而深信不疑,那天晚上就怒气冲冲返回了家中。费里皮罗同样也是回到了家里,而由于他碰巧在心里盘踞着另外的一些想法,对她也就没有表现出通常也许会有的一些爱抚。当她看到这些之后,她的猜忌之心也就更加增厚了,因而就在心里暗自说道,“他的全副心思一定都在那个女子身上,他正在计划着明天去给自己寻欢找乐;但是我自己正在全力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就这样她几乎在整个晚间脑子里都始终盘踞着这样的念头,盘算着自己将要怎样跟他说话,当她在那里遇到他的时候。  还有必要再多说什么吗?午睡的时间到了,她把自己的女仆唤过来,心里根本就没有打消主意的念头,立即动身去往那间浴室,就是里奇亚尔多给她指明的那间,发现那位体面的女子正在那里照管着一切,就上前询问费里皮罗那天是否正在那里。  这位女子,由于有事先里奇亚尔多适时的指点,就开口问道,“你是不是那位要来这里跟他说话的女士呢?”  “是我,”卡缇拉回答说。  “那么说,”这位女子说道,“你可以进去见他了。”  卡缇拉,她的满腹心思都在发现一些她本不该发现的事情上面,就被别人引导着来到了里奇亚尔多正在躺着的这间屋子之中。蒙着脸面进到了这个房间之后,她就翻手把自己给锁在了里面。里奇亚尔多,此时看到她已经进来了,就高高兴兴地站了起来,走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轻柔地说道,“欢迎你,我的甜心!”而她,则很好地假装自己是另外一位女子而非她本人,紧紧地拥抱并亲吻着他根本就不顾一切了的样子,同时口中一句话都不说,恐怕自己一说话就会被他给认出来。这间屋子里面异常的黑暗——这种情形对他们两个来说都很适宜——这里的黑暗甚至在他们来到这里好一会儿之后,两只眼睛都一直难以恢复适应原来的视力。里奇亚尔多把她抱到了床上,在那儿依然没有说一句话,这样就避免了他们的声音暴露自己的身份,就这么呆了好长一会儿,两个人之间的那份舒适与快意简直都是互相之间无与伦比的了。  可是最终,当卡缇拉觉得是时候要表达自己心中的恨意了,她就开始讲话了,简直是忿忿不平怒火满腔的态势:  “啊,一个女人的命运是多么的悲惨,这么多的女人错误地深爱着她们的丈夫!我是一位多么不幸的女子,在这八年以来我爱你胜过自己的生命,而你呢,正像我所体味到的,正在欲火填胸地为一个陌生女子的爱而神不守舍,你这个邪恶而违情悖理的东西!现在你还觉得你是跟谁在一起呢?你是在跟那位你一直以来用无耻谄言媚语所迷惑住了的女子在一起,假装你是在爱着她却把你真正的心思用在别的地方。我是卡缇拉,而不是里奇亚尔多的妻子,你这个无耻的背叛之徒!听着,要是你还能认出我的声音来的话。是的,是我!我再也等不及让你大白于天下了,这样我就要让你得到应有的羞辱,你这条无耻至极的癞皮狗!哦,我到底是多么的不幸啊,自始至终深深地爱了这么些年!这条背叛不忠的癞狗,他还觉得躺在他怀中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呢,爱抚着我温存着我,就这么一会儿我跟他在一起都要胜过我跟了他这一辈子。你今天是不是干柴遇到烈火了,是不是这样啊,你这条背叛的癞皮狗——你这条狗在家里显得是这么的低头耷拉脑一副顺遂的样子!可是真的要赞美上帝,这里是你耕耘过的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不是像你认为是属于别人的土地。无疑昨天晚上你是连沾都没有沾我一下;你是想望着要到别的地方去一泄千里,你是要积蓄淫欲而投入到新的战斗;但是,感谢上帝以及我自己的先见之明,这股洪流还是按照它自己原来的渠道流淌。为什么你不做回答,你这个可鄙的歹毒小人?为什么你一句话都不说?难道你的耳朵变聋了没有在听我吗?以上帝的名义,我不知道究竟为何我没有把手指头伸进你的眼睛里面去,把它们都给你扣出来。你觉得你可以完全秘密地做这种无耻的背叛之事;但是,上帝在上,你并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刁滑之徒。你已经彻底失败而没有达到你得意图。我已经在你的路径上布置好了比你这条狗还要灵敏的猎犬。”  里奇亚尔多听到她这些话后心里暗自好笑,可是依然没有做任何回答,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一个劲儿地亲吻着、比先前还要热切地爱抚着她;而在同时她还在起劲地继续说下去:“哦是的,你还认为你能用这些无稽的爱抚来哄骗于我,你这条脏兮兮的癞狗,你还在一个劲儿地平复我抚慰我。可是你大大地搞错了。我再也不会被你平复过来了,我将要当着所有我们的朋友们以及亲属们还有邻居们的面,一直到让你感到出丑为止。难道我不比里奇亚尔多的妻子漂亮吗,你这个下流货?难道我不是一个优秀出色的女士吗?为什么你不做回答,你这条脏兮兮的癞狗?到底她有什么我所不具备的东西?你不要碰我!你今天已经耀武扬威施展手段在我身上骑得够了。现在你可知道了我究竟是谁,无论你想干什么都是出于被强迫,这个我知道。但是上帝会帮助我,我敢跟你保证不一会儿你就不会被逼迫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派人去把里奇亚尔多叫来,他爱我可是胜过爱他自己,而且从来都不敢炫耀说我正面看过他一眼。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该这么做。你认为你是在这儿得到了他的妻子,而且情况似乎是你已经得到了,因为这可决不是你自己的错,这样的事情没有真正在这里发生;从而要是我相反叫他来的话,你也毫无理由对此而指责我。”   共 691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影响精子质量不利生育
昆明治癫痫最好的研究院
云南女性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泛青的小麦1

下一篇:我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