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江南小说月祭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34:33 编辑:笔名

烟云阁上,一黑衣男子焦急的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谁的到来?他不停地向一位依着光鲜的姑娘哀求道:“还望姑娘代我通报一声,”不然在下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那位姑娘看也没看那位黑衣男子一眼,继续绣着鸳鸯。黑夜男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丫环再次哀求道:”连双姑娘,你就通融一下,我真的有十万火急的大事向阁主报告。“说完,黑衣男子一边眉开眼笑,一边从衣袋里摸出一只玉鸳鸯,恭恭敬敬的双手奉上。   那位姑娘不为所动,耸了耸肩,然后放下了手中只绣了一只鸳鸯的绣帕。她慢慢地向黑衣男子看去,猛然发现他的肩上中了一刀,看其刀伤,她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无尘门的鸳鸯刀所伤。她在心头略一思索,然后便摇头不止...   黑衣男子看见连双不停地摇头,已明白她也无能为力。黑衣男子精神有些紧张,不停地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说话的声音也开始有些哽咽。连双道:“你这次来不会是来求阁主救你的妻儿吧!想你陈英豪自接任黑衣教主后,似乎还从没有这么低三下四的求过人吧!”   陈英豪道:“连双姑娘果然聪明过人,难怪进烟云阁短短三年,便坐到左阁主的位子上。如果连双姑娘这次帮了我忙,日后我定当以死相报。”说完,陈英豪轻轻地上前几步,悄悄地说道:“如果姑娘帮我救回妻儿,我黑衣教愿助连双姑娘...一臂之力。”   连双从座位上愤怒的猛然站起:“陈英豪,你再敢胡言乱语,我就让你血溅当场。”  屋外随后窜进数名持剑女子,皆穿粉色衣裙,头戴白帽,看起来像假书生。   陈英豪见气氛尴尬,也就慢慢地放下贴在胸口上的左手,连双何尝不知道,黑衣教行事诡秘,况且其施毒和暗器功夫名闻江湖。   连双道:“既然陈教主是来向我们烟云阁讨救兵的,何不把你外边兄弟都叫进来,大家一起商量,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陈英豪见刺杀烟云阁的阴谋败露,马上收回可怜的样子,盛气凌人的站起来,似乎已经十拿九稳。他刚一站直身子,数枚暗器迅速的从衣袖飞出,直往连双的面门、心脏和双脚飞去。连双早有防备,从腰上掏出铁扇,急忙的射出四枚铁针阻挡,可陈英豪的第五枚暗器她没能防住,就是陈英豪发射暗器时把迷魂散同时打出,暗器只是幌子,迷魂散才是他的杀招。   刚才进入屋内的几名的烟云阁女弟子相继倒下,连双凭借深厚内功才勉强不倒,但内力尽失,四肢乏力。由于陈英豪等都在事前付了解药,才不致于昏倒。   陈英豪哈哈大笑,摸着自己的长须笑道:“我的妻儿被无尘门掳去是真的,他们要我用烟云阁阁主和你的人头去交换,本来打算让你把阁主引出来一起动手,没想到你一再推诿,我便猜想烟云阁住根本不在,或者,你就是烟云阁阁主,因为你把真正的左阁主连双给杀了。”   连双道:“哈哈哈!那个贱人,竟然勾引我的丈夫,她不死,难消我心头只恨。”   “你可知道那被你杀死的连双姑娘是谁吗?她是我的妹妹,是我陈英豪的妹妹,她的真名叫陈连双。”可...可是你,你却杀了她,一月前,她飞鸽传书说烟云阁阁主夫人要害她,当时,与无尘门争夺地盘,无暇顾及妹妹,所以只派出我的得力助手宋应离,从此音讯全无,我自然就怀疑是你搞的鬼。宋应离的武功在黑衣教仅次于我,不知你这个贱人是怎么害死他的。”  “宋应离,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假连双道。   陈英豪手握长剑,指着连双的喉咙道:“说吧!你到底是谁?还有我的妹妹到底在哪儿?”   “她死了,那个贱人死了,是被我杀死的。你想听听我是怎么杀的她吗?”   “我把她囚禁在水牢里,花重金请来采花大盗花公子,他可好好地招待了你妹妹妹一番。待花公子玩腻后,我亲手砍掉她的双手双脚,挖掉她的眼,割掉她的耳朵、鼻子和舌头...”   “别再说了,你这个贱人,我今天就要替我妹妹报仇。”陈英豪扔掉长剑,双手一挥,数十枚暗器破空而去,直打向连双。连双这次没有还手之力,胸口上满是飞镖,她轻轻地笑了一声后便死去了。  陈英豪觉得不对,烟云阁阁主不可能就这点本事,她能与无尘门门主洪晓天并称“烟尘双剑”,可见她的剑术绝不会低于自己,甚至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想到这里,陈英豪暗自捏了一把汗:“这次杀了烟云阁阁主真是一步险棋啊!如果不是自己兵行险招,先用迷魂散将她制服,可能自己就要命丧于此了。”   突然一个弟子惊呼道:“教主,快来看,这人不是烟云阁阁主,贴在脸上的面皮由于粘贴的太仓促,有些褶皱。虽然江湖上从没有人见过烟云阁阁主,可听说她的脸上的眉梢处有颗红痣,可这女子眉清目秀,说着便一把撕开她的假面皮,只看见面皮下是一张男人的脸,嘴上还残留着些胡渣。”  陈英豪怒吼道:“这次打草惊蛇后,我到哪儿去找真正的烟云阁阁主,况且自己的武功未必能胜得过她。看来用阁主的头来换妻儿已不太可能,这该如何是好啊!”   陈英豪陷入沉思:“这不是烟云阁阁主,那真正的烟云阁阁主去了哪儿?那这位死去的男人是谁?他是被迫伪装烟云阁阁主,还是故意伪装成烟云阁阁主,迷惑大家呢?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阴谋呢?”   屋外突然飞入一个人影,一剑割破了两个黑衣教弟子的喉咙。剑法如此之快,世间罕见。陈英豪使出一招“满城飞花”,遇见如此劲敌,他再也不敢松懈。对方不但不躲闪,反而挺剑来刺,如此打法可是不要命的打法,难道他留有后招。眼见无数的飞针要打到那人身上时,那人的身影突然晃动,竟绕行至了陈英豪的身后,随之而来是一掌,陈英豪已经感觉到了凌厉的掌风。   陈英豪是何许人物,见敌手武功高于自己,自然要使出浑身解数来应付。他顺手抓来一名弟子,向后扔去,只有如此方能躲过这一掌。其实凭陈英豪的身手,他原本可以躲过这一掌,可是自己难免会受伤。只听砰的一声,那名被扔出去的弟子被掌击得飞出了数丈,然后只见那名弟子口吐鲜血,用手指指向陈英豪:“你...”话还未说完,便死去。   这时大家才看清那人的真面目,高瘦高瘦的,脸上堆满蜡黄的肉,下巴上长着几根胡须,左耳朵少了一个缺口,身上穿着一身白色长袍,脚下一双黑色布鞋。大家似乎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物——无尘门门主洪晓天。江湖上了解洪晓天的人屈指可数,此人生性孤僻,向来独来独往,近日,江湖上盛传此人正在修炼无尘神功,再加之无尘门的“幻影剑法”,江湖上能配与之交手的恐怕只有烟云阁阁主,可烟云阁阁主是生是死,谁也无法说清楚。   洪晓天愤怒的道:“陈英豪,你伤我徒弟,辱我爱女,今日我要取你狗命。”   陈英豪一听就火冒三丈,自己的妻儿分明被无尘门掳去,可现在无尘门门主却颠倒是非,反来向我兴师问罪。他越想越气,右手暗暗凝气,飕的一声击向洪晓天。陈英豪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吃了一惊,然后便是右手运聚内力,迎向陈英豪,两掌相对,红光满天,周围离之较近的弟子纷纷倒下,唯有一些内功有所修为的方能运气相抗拒。  高手比拼内力,丝毫不敢懈怠,如果有一方先送掌,必被震断经脉,吐血而亡。陈英豪的剑法虽然不敌洪晓天,可他的内力却不在洪晓天之下。自小陈英豪的师傅就让他泡毒水澡,再加上以毒药“月祭”短期提升内力,现在的他才能勉强与洪晓天一较高低。   在对掌的同时,两人的左手也不停歇,陈英豪一招“月到天涯”直指洪晓天的死穴,洪晓天以指为剑,直刺陈英豪心房,迫使洪晓天回手以拳相挡。待到二人拆到百余招后,双双均觉得再下去二人都会不死即伤。其实陈英豪是最希望罢手的,他因为急于救回妻儿,所以才服用了师傅留下的毒药“月祭”,“月祭”虽然可以在短期内提升内力,可同时却要付出损害心脉的代价。刚服用时倒不怎么觉得,到了现在,由于功力消耗太快,心脉已然受到损害。   现在,陈英豪的胸口非常闷痛,似乎有千万条虫子在钻一般。没想到洪晓天在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突然要求罢手,陈英豪喜不自禁,连忙答应。于是两人一起数了三声后,一起松掌退后数米。这时,无尘门的弟子已经解决了外面大部分的黑衣教众,只有几个武功造诣不凡的弟子还勉强迎战。   陈英豪提气护住心脉,洪晓天也连忙运气疗伤,原来他与陈英豪的对掌中,他的旧伤复发,如果不是停手的得快,可能他要毙命于陈英豪的掌下。两大高手盘坐运气,门派弟子纷纷回到师傅的身边,以防对方弟子突然来袭。  就这样,双方相持了一刻钟,屋外的天空越来越低,仿佛要垂落下来似的。血红的夕阳洒射着无数的余光,射进屋里。由于屋里是烟云阁的迎接宾客的厅房,所有非常的宽敞。立在东面的桌椅有些发黑,一看就非常的古老,刚才打斗时所射出的几枚飞刀射进了木桌,骄傲的挺立在哪儿?飞刀上沾有血,这血是谁的呢?洪晓天没有被飞刀所伤,陈英豪不可能被自己的飞刀所伤,那可能是弟子的,也可能是另一位敌人的。  东面的那张木桌突然嘎吱一声响动后,屋内又多出了一个身影。还没待众人出口询问是谁时,屋内的地板迅速下坠,陈英豪和洪晓天如果不是因对掌而功力大损,这点机关还奈何不得他们。可现在,他们二人和普通的弟子没有什么差别,只能任由身体下坠。   哎呦声此起彼伏,大家显然被这个机关给害苦了,谁也没想到烟云阁里还有如此机关,还有如此工于心计的人。黑衣教的弟子和无尘门的弟子都在咒骂着,回音不绝于耳。很显然,他们掉进了烟云阁下的一座地牢里。此时,两派再也没有争斗的心思了,大家都在想怎样离开这儿。   就在打击苦思冥想是谁这么卑鄙时,牢顶上射进几丝光线,这是众人在今晚唯一看到的光明。只听见那位掌灯的男子说道:“师傅,洪门主,你们可好。”  一听这声音,陈英豪怒道:“宋应离,怎么是你这个小人,枉我平日待你如兄弟,今日如何这般相待啊!”   宋应离淡淡的道:“对我不薄,还敢说待我不薄,你为了夺得烟云阁“红月祭”,你竟然把妹妹出卖给烟云阁阁主。我和连双从小青梅竹马,一见倾心,可你,为了红月祭,却棒打鸳鸯,拆散我们。”   “黄天不负有心人,数月前我得到朝廷的严公公的赏识,得到左将军之职,严公公忌惮江湖的势力,所以专门派我来铲除黑衣教、无尘门和烟云阁。我首先收买了烟云阁的数位楼主,然后发动了一次变乱,把烟云阁阁主送上了西天。如果她不是贪图我手上的“绿月祭”,她也不会那么短命。现在红绿月祭已皆在我的手上,我的内力可是一日千里。本来我可以把你们全部杀死,可连双却替你们求情,所以只好触动机关,将你们尽数囚禁于此。就让你们在里面活上几天吧!等严公公一到,即刻送你们上黄泉路。”   “宋应离,你这个混蛋,难道我的妻儿也是被你抓起来,然后你又奸洪门主的女儿,故意挑拨我们斗的鱼死网破,然后你来坐收渔翁之利。你可真够毒的啊!”说完陈英豪心里有些沮丧,心里,妻儿未救得,却把自己和一干弟子身陷囹圄。   洪晓天由于伤势较重,现在依然在疗伤,其实现在陈英豪完全可以一掌劈死洪晓天,可他已对争斗失去了兴趣。洪晓天虽然一直闭目运功,可他还是听见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洪晓天岂有不提防陈英豪之理,他早已将二成功力运在手上,如果陈英豪突施暗算,他就来个共赴黄泉。   黑衣教一个细心地弟子在小便时,发现尿液竟然都流到了地下,他用脚一蹬,发现下面是空的。大家一听他惊呼,都围了上来。虽然牢里漆黑一片,但是大家此刻倒是很齐心的,纷纷抽出兵器,不停地凿。如果换做平时,陈英豪和洪晓天只要用内力便可一掌打穿,可现在二人内力消耗过多,都不愿再损害内力。要知道,内力现在可是他们的生命,他们可不愿为了这地板而浪费自己的内力。他们彼此都害怕对方对自己的不利。   到得第三天,大家才感觉有风涌进来,这仅仅是小小的洞,要想过得了人身,还需凿上两三个小时。地牢中两派人共计十八人,分三批轮流凿,两三个小时后,两个门派的弟子间杂着离开,也就是黑衣教走一个,无尘门走一个。不到片刻,大伙尽数逃出地牢。  大伙逃出不到半柱香的时候,宋应离带着刚刚赶来的严公公要提取犯人,宋应离打开牢顶之门,严公公一见地牢中没有人,哼的一声便转身离去。   宋应离跳入牢中,终于发现那个地洞。原来这个地洞是曾经有人欲救地牢中的人,于是打了一条地道,但不知怎么要挖通之际,那人却放弃了。   宋应离轻身一跳,便跳出了地牢。然后突然跪倒在地,说这些人刚逃走不久,不过也不用担心,前几日他在这些人的饭菜里下了“软筋散”,软筋散的会功效持续数小时,料他们也逃不远。于是宋应离和严公公领着一百多位士兵从地洞里追出。 共 934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患有泌尿系统感染如何护理才会好得更快
黑龙江男科最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上一篇:出淤泥而不染

下一篇:唯一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