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半条命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11-19 21:04:32 编辑:笔名

果儿出院了,我送她到电梯口,她微笑着看着我:“大姐,谢谢你的照料,谢谢了!记得联系我哦!”看着那张熟悉的笑脸,眼里点点晶莹,流露出不舍。走进电梯的瞬间,她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一个只有半条命的女人,手却那么有力,让我吃惊……

一天早上,病房里来了个坐轮椅的女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几岁的样子,头发剃得很短,圆圆的脸,眼睛不算大,却很有神,脸上挂着微笑,“堆”坐在轮椅里,头勉强地奋力撑着,偶尔无法自主地歪向一边。

我怯怯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她微笑着,说话声音有些嘶哑:“是车祸导致的高位截瘫,胸部以下没有知觉,已经十多年了。”“高位截瘫?”我吃惊地上下打量着她。“这些天肚子疼的厉害,今天来检查说是肾结石,要住院排石。”她继续说着。“哦……”我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她,感叹命运!是该给她安慰?还是给她鼓励?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她却一脸的阳光,看不到一点悲伤的痕迹。

渐渐的相互熟悉了,我发现她是个很健谈的人。“好多年没有下楼了,老公在外打工,儿子当兵去了,白天有保姆陪伴,晚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好不容易看到这么多人,真的好高兴呢,我是个爱说的人,你们别嫌我唠叨啊,嘿嘿!”她羞涩地笑着,继续说着:“我的命大,经过几次大手术都挺过来了,连大夫都夸我坚强呢,我说话嗓音嘶哑,曾经做过气管切开手术,留下了后遗症,有两次家里人都准备好了寿衣,可是我还是活过来了,命够大的吧?”她轻松地笑着,像在讲着别人的故事。我打趣地感叹道:“是啊,你一定是猫托生的吧?有九条命诶,哈……”

她不住地说着话,似乎生怕浪费了今生说话的机会……

果儿很要强,晚上保姆拒绝在病房陪护,她就自己熟练地换着尿布,处理因 改道后,腹部不时溢出的大便,很少主动寻求帮助。

一天晚上,她想要翻身,努力了几次都失败了,我与临床的病友看到后,走过来帮她,“谢谢!谢谢!”她感激地连声道谢。“没关系,不必客气,咱们住在一个病房也是缘分呢!”我微笑的安慰她。突然,一不小心我的手沾上了大便,我禁不住大叫:“啊!我的天呐!”我面目扭曲着,话没说完已经恶心了。果儿一脸的歉意,不好意思地连声说:“哎呦,对不起,对不起了大姐!”我没有了最初的热情,顾不上客气,连连叫嚷着:“哎呀!咋办啊?”病友连忙递过来手纸,我拼命地擦着手,然后草草的帮她翻了身,就急忙跑进洗手间,拼命地洗手……

“我老公说今天请假回来,他说大概晚上到家。”放下电话,果儿脸上溢满幸福。“哇,老公要回来了,看你美得,心里乐开了花吧?”我调侃道。病房里的人也七嘴八舌地逗趣:“哎!讲讲你们的恋爱史吧,你老公长得帅吗?”一床的妹妹调皮地说。果儿害羞的笑了:“嗯……还算帅吧,所以当初就算全家人都反对,我还是执拗地嫁给了他。”“哇,了不起呀,为爱义无反顾!”我竖起了大拇哥。

自打老公回来以后,果儿脸上总挂着笑容,幸福溢于言表。

“你感冒好些了吗?吃药了吗?”果儿疼爱地问长问短。

果儿的老公是个不太爱讲话的男人,虽然才四十几岁,脸上却写满沧桑,深陷的眼窝,额头皱纹如道道沟渠。他默默地帮她换尿布、 袋、擦身体……看着他耐心细致,动作娴熟,毫不犹豫地用手抓起尿布和擦大便的卫生纸,却没有半点皱眉的样子,我不禁脸红了,想起那次自己手上沾上大便时的惊叫、厌恶……

果儿出院的那天早上,我洗簌后,她羡慕地看着我的脸:“大姐,你的皮肤真好,你擦什么保养的呢?”我笑着说:“没什么,只是保湿的素妆而已,你要不要也化一下妆?”她羞涩地微笑,不置可否。我拿出化妆袋,正在为她化妆的时候,她突然眼里流出了泪水,我也一下湿了眼睛。我为她化了个淡妆,拿起镜子给她看,她对着镜子幸福地笑了。

电梯门慢慢地关上了,我木然地站在原地,心,却被她牵走了……

共 150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九死一生,高位截瘫,只有半条命,可她依然坚强地生活着,快乐开心,这种积极向上的精神,是人生最最可贵的。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8-10 21: 7:51 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8-11 17: 5:01 谢谢老师,辛苦了,问好握手!

天津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廊坊好的男科医院
扬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陕西省中医院
阜新市第二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