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快的滴滴在一起易到用車舉報其市場壟斷

发布时间:2019-11-08 22:53:06 编辑:笔名

快的滴滴“在一起” 易到用车举报其“市场垄断”

春节前,快的、滴滴决定合并,易到用车随即向中国的反垄断部门举报,称这一合并构成了市场垄断,请求立案调查并禁止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国家发改委处罚高通时的群情激奋,易到此次指控快的、滴滴却未能获得舆论的普遍支持

打车软件形成双寡头

2月14日情人节,快的、滴滴这两位竞争对手却发布了 结婚 誓言,双方将组建一家新公司,采取联合CEO的架构,快的打车CEO吕传伟、滴滴打车CFO程维,将同时担任新公司的联合CEO;新公司的董事会将有7名成员,分别是程维、吕传伟,以及快的、滴滴的投资方阿里巴巴、腾讯等方面的代表快的、滴滴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性,现有人员架构保持不变,业务继续平行发展此次合并的更多细节,将在春节后的适当时间,召开发布会披露

有消息称,此次合并在滴滴内部有个代号 情人节项目项目于1月21日启动,至2月14日宣布时,谈判时间仅3周多在本次交易中担任快的、滴滴财务顾问的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称此次合并为 中国并购史上最经典的一页

2月14日之前,快的、滴滴都获得了4轮融资快的于今年1月份得到软银集团领投、阿里巴巴以及老虎环球基金跟投的6亿美元投资,滴滴于去年底获得淡马锡、俄罗斯投资集团DST、腾讯主导的7亿美元投资根据两家公司的财务状况,预计合并后的总估值将达到60亿美元

此前,快的、滴滴为了争夺用户,从2012年开始,依靠资本巨头的支持,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补贴大战,仅在2014年1月10日至3月底的77天里,滴滴就支付了14亿元的打车补贴,快的也付出了数亿元两家在打车软件市场形成了双寡头局面,令多个同行无路可走、消声匿迹,只有易到用车等少数同行仍然坚守阵地

互联时代,谁掌握了用户,谁就能进一步动作互联行业评论人信海光撰文指出,快的、滴滴合并后可以 画更大的饼 他认为,快的、滴滴在用户基础上形成了巨大的O2O、移动支付平台和入口, 可干的事情肯定不只是打车,而是可以承载从代驾到美甲的大量生活服务,如果两家公司合并后能圈下这样巨大的地盘,新公司的吨位又会剧增,有了这样的新饼,未来无论是上市还是再融资,都不是太难的事情

而易到用车等幸存者,目前陷入了实实在在的危机,有快的、滴滴组成的巨无霸挡在面前,恐难继续前行

滴滴曾向易到 求婚

易到用车拿起了法律武器春节前向商务部反垄断局(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举报,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滴滴)和杭州快智科技有限公司(快的)的合并,未按要求向反垄断部门申报,严重违反了中国《反垄断法》

以第三方市场调查机构 易观国际发布的《中国打车APP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4年第4季度,截至2014年12月,中国打车APP累计账户规模达1.72亿元,其中,快的、滴滴的市场份额分别为56.5%、43.3%,两者市场份额合计达99.8%

据快的官披露的2014年3月信息,该公司司机账户流水达47.3亿元,仅此一项就超过相关法规规定的反垄断申报的标准

根据我国《反垄断法》,需要反对的垄断行为包括三种: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

企业合并属于经营者集中的类型之一如果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则达到申报标准,应当事先向商务部反垄断局申报,未申报的不得实施集中

有迹象表明,易到用车、AA租车曾是滴滴的 求婚 对象,滴滴与易到用车、AA租车等企业商谈过合并事宜,但是易到用车CEO周航反对合并,阿里也反对快的与滴滴合并,于是,快的、滴滴的其他投资方,对外释放滴滴、易到即将合并的消息,促使阿里巴巴转变立场果然,在滴滴、易到合并的传言遭否认后,快的、滴滴宣布合并

易到用车的心情显然不爽易到用车点评快的、滴滴的合并, 两个长得特别像的,产品节奏一模一样的,运营方式也一模一样的公司,合并了大,未必好梦想,并非金钱造

适逢春节长假,易到用车的举报,尚无具体进展在2月16日的商务部例行发布会上,发言人沈丹阳只是简单回应,已经注意到对快的、滴滴合并一事的报道,商务部还没有收到有关快的、滴滴 交易经营者集中 的申报

春节以后,易到用车可以紧盯商务部、发改委,要求正式表态只要商务部、发改委中的一家认同易到用车的观点,快的、滴滴的合并将难以实施参考消息2月22日刊文推测,滴滴快的合并或引发法律战

[ 专家点评 ]

打车软件垄断行为弊远大于利

易到用车的举报,炒作的意义更大快的、滴滴不管合并不合并,易到用车都面临很多的竞争者在(出租车)装机数量上比不了快的、滴滴,专车服务上我认为有车辆和牌照优势的神州租车潜力更大易到用车上下不沾边,刷一下存在感罢了 这是微博上的一则评论相比国家发改委处罚高通时的群情激奋,易到此次指控快的、滴滴,并未获得舆论的普遍支持,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冷嘲热讽

快的、滴滴方面更是断然否认易到的每一项指控快的资深副总裁陶然称, 一家同业公司,竟然连司机账户流水和营业额都搞不清,不知道是故作无知还是用心险恶滴滴、快的只是为乘客提供了免费电招服务,乘客和司机结算的流水,是司机和出租车公司的收入,和快的滴滴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难道你认为银行每天存进的钱就是银行的收入了

有观点认为,尽管快的、滴滴的市场份额合计达99.8%,但是并不等于快的、滴滴垄断了出租车市场在打车软件比较盛行的大中型城市,打车软件和调度的方式,只占市场总量的15%,另有85%乘客选择了马路扬招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称,滴滴、快的之间如果存在固定价格、划分市场等协议,则为横向垄断协议,为法律所禁止但是,目前双方之间是通过资本运作实现合并若是由两家企业合并为一家企业,法律上只有一个主体,则根本不存在垄断协议成立的前提;若是通过交叉持股等方式实现战略合作,仍存在两个独立的法律主体,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合并,双方之间的协议也不属于垄断协议的范围

就滥用市场地位的嫌疑,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认为,这主要观察企业在后续经营活动中是否遵守反垄断法,是否从事了法律所禁止的几类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打车软件市场正处于初级培育阶段,企业合并后进行垄断市场的行为,对市场进行操纵的话,对它们来说弊远大于利,会导致这个并不饱和的市场出现萎缩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则呼吁商务部,对快的、滴滴的合并进行审查,并在要求它们遵守竞争法律规则的前提下有条件地批准合并

游云庭担心,打车软件的竞争已经推向了专车软件预订市场,如果政府不约法三章,合并后的快的、滴滴,很可能在专车软件预订市场上不正当竞争,甚至滥用在出租车软件预订市场上形成的支配地位

2月3日,封杀阿里系的天天动听和虾米音乐,游云庭曾认为腾讯涉嫌垄断、不正当竞争、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相关APP的运营商可以向法院提出起诉,消费者也可以向工信部、国家工商总局进行投诉但是,垄断举证的难度相当高,而且诉讼时间较长

春节期间向易到的官方微博发出实名私信,询问其后续动作,以及如何看待快的、滴滴的反驳截至发稿,易到方面没有回复

快的、滴滴作为被举报者,需要尽快明确合并后的运营模式,与垄断、经营者集中等罪名划清界限,以充分证据说服商务部、国家发改委昨天获悉,快的、滴滴方面春节期间没有闲着,忙于商议、决策各项事务,一些与公众有关的措施将率先出台,最快可能于今天发布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